• Lucy Sun

我在烏拉圭的馬場學會了馴馬 I Trained Horses In Uruguay


由於之前在智利Valparaiso的馬場打工換宿的經驗太美好了,來到烏拉圭後,我決定要再找類似的機會。

這次在網站上找與馬有關的宿主時並沒有前一次那麼容易,在地點、時間、工作內容都符合的情況下,我只連絡上一個宿主。


我從埃斯特角城坐巴士前往Minas這個小鎮,再依著宿主給的指示,從那裡坐公車前往馬場。

公車開在鄉間小路上,兩旁都是草地,偶爾有牛羊或是小房子。


這路公車並沒有真正的停靠站,只要想下車就可以叫停,宿主沒有給我確切的地址,而這也只是個一般的家庭小馬場,沒有招牌之類的標示,它甚至沒有一個名字。好在,鄉下地方的人們都很熱情且彼此認識,所以,當我在公車上詢問這間馬場時,乘客們你一言我一語的,很快就弄清楚了我該下車的地方。


事實上,南美其他國家鄉下地方的公車也都是如此,這不是我第一次遇到這個問題,所以我一點都不擔心,總是會有人幫助我的。

這個地方和我預期的差很多,要說是個馬場有點牽強,也不算是個農場,就是個地很大的鄉下人家吧。

這裡的佔地雖然不小,但是除了幾棟小房子和一個小菜園之外,剩下的地方都是叢生的雜草樹木。

這裡沒有馬廄,也沒有騎馬練習場,馬匹們是完全的放養,平時,牠們在空地自由活動,並沒有人刻意餵食或照顧,牠們應該算是半野馬,不懂得遵行指令,也不太會載人或讓人騎乘。


就像是我之前去過的那些finca一樣,這些人只是因為想住在鄉下而買了一大塊地,並非用來種地或養殖,而這些馬匹也沒有帶來任何的經濟效益,大概是因為主人有興趣,所以養來好玩、當寵物的。

不過,主人是有要馴馬的意願,所以才想要找在這方面有經驗的換宿者,而且,他也空地中建了一個小小的馴馬場,一個用木條圍欄圈起的圓形空間。


▼ 植物隨意生長的空地,進入冬天了,還有不少綠草和綠樹。
▼ 在空地中隨處走動的馬匹們,地上有吃不完的草,根本不用人工餵食。

除了我之外,還有一對從蒙特維多來的男女也在這裡打工換宿,他們的年紀和我差不多,很親切和善,女生Mik知道怎麼馴馬,男生則和我一樣沒有經驗,不過他更糟,連騎馬都不會。


每天,我們都要抓兩匹馬來訓練,教牠們聽從指示,也教牠們怎麼讓人騎乘。其實,我不但沒有馴過馬,也沒有看過別人馴馬,還好有Mik,她很耐心也很清楚地教學,我才開始練習怎麼馴馬。


首先,除了最基本的籠頭和繩子之外,馴馬最重要的工具就是一支很酷的長杖,那是一隻長長的黑色竿子,前端連著一段繩子,像是馴獸師手上拿的那個東西。我們要利用這個長杖來引導馬的動作,同時給出相配的口令,經過一陣子的訓練後,馬應該只需要聽到口令就會動作了。


在訓練開始前,我們要做的第一件事,就是給馬套上籠頭,然後牽到訓練場。

我們在一片雜草中走來走去,找到要訓練的馬匹,然後用最快的速度把籠頭套上,不過我們很少一次就成功,馬匹們通常都轉頭就走。很慘的是,一旦第一次沒有成功,接著就會是一段辛苦的你追我跑,因為馬匹對我們已經有防備心了,即便我們的腳步再輕,牠只要一覺得不對勁,就會立刻邁開腳步,躲得遠遠的。


我們一次又一次的嘗試,又是三個人輪流替換接近馬匹,又是把籠頭藏在背後、假裝友好,但是馬匹都不會被騙到,有時候還害怕到用奔馳的速度跑向遙遠的一方,甚至引起其他馬的恐懼,所有的馬匹就一起到處衝刺,看起來挺驚人的。


由於馬匹能在整個finca自由地奔跑,用追的根本是在練馬拉松,我們只好轉成用攔截的方法。我們利用密集的樹木作為自然的圍欄,一個人趕馬,兩個人在另一邊張開手臂擋住通路,讓馬無處可去,當然,這是理想,現實中,馬總是會從空隙溜出去,我們得要見機行事、互相幫補,看馬匹的去向隨時改變隊形。


每次都要與馬匹鬥智鬥勇一段時間,也許要半個小時以上,最後,我們雙方都累了,不是馬匹放棄抵抗,就是我們決定換一隻馬來訓練。


追趕馬匹時都讓我想起之前在智利的馬場,和Nea、Teddy一起度過的美好時光(詳情請見:〈生活在智利的馬場〉)。當時,我們也同樣為了要套馬而傷腦又費力,現在,不僅這裡的場地大多了,馬匹們的野性也比較大,困難許多。


▼ 照相時可以接近馬匹,手上拿著籠頭就不一定了。
▼ 為了不讓馬匹們互相影響,我們先把不重要的馬關到房子旁的圍欄裡。
▼ 這匹小型馬是最乖的,常常一次就套到。

使用長杖來做地面訓練,其實不簡單啊!

把馬匹引到練習場最外圍的走道上後,我站在馬匹的左後方,距離約兩公尺,手中的長杖四十五度指向地板,舉在馬屁股後面,那是馬的視線邊緣,這麼一來會讓牠感到有壓迫感,也就會邁步前進了。


馬匹向前走的同時,長杖也要跟著移動,如果我的動作太慢,讓長杖離開了馬的視線,那牠就會停下來,如果長杖放的太前面,馬雖然看得到,但是不會有被逼迫的感覺,就會變得散漫或是有點徬徨。總之,這個角度必須要抓得很準,還挺需要技巧的。


通常等馬走了幾圈後,牠才會習慣聽從我的指令,也才會收起不情願的臉。

這時,就可以小小地揮一下長仗,加上口令,讓馬匹加快腳步,然後又揮動長杖,馬就又快了一點,速度越來越快,只靠長杖已經不太夠了,還要加上肢體動作,往馬的方向大踏一步,一直讓牠加速,直到快速地奔跑,幾圈後才讓馬漸慢,小跑,快走,踏步,最後停下來,就完成了一整套的訓練,而這樣的訓練通常要做三到四組。


這個訓練當中,最讓我困擾的是發號口令,口令總共只有四個字:走、快、慢、停,這些字我都會,只是不太容易講得正確。平常用西班牙文溝通我是沒問題,但是大聲喊出一個單字就會讓我的腔調聽起來超明顯,連我都會被自己糟糕的發音逗笑,很難嚴肅以對,然而,一旦我笑了出來,馬匹就不會認真地對待訓練,我必須要努力憋笑。


▼ 訓練場裡,準備開始訓練的馬。

結束地面的訓練,我們就可以上馬了。

這個地方的原則大概就是越原始越好,所以騎馬的時候是不用馬鞍的。來到這裡後,我才第一次沒有使用馬鞍騎馬,感覺自己的馬術一下升級了許多。


我們為馬裝上韁繩,隨手刷一刷馬背上的毛,拍掉上面的灰塵,一下就做好騎乘的準備了。


然而,上馬就是一大問題,其實這裡的馬不算很高,如果是一堵牆,我肯定可以翻過去,但是跨上馬背就是另一回事了,馬背是肉和骨頭,不實也不平,手很難撐得穩,更不要說馬還會動呢。

我發現最有用的方式就是一手緊抓馬的鬃毛,把自己拉上去,不需要太溫柔,因為馬不會有感覺。


第一次坐在光光的馬背上的感覺很奇怪,我的屁股和馬的脊椎骨撞上了,兩隻腳還懸在空中晃呀晃的,而且馬背隨著牠的腳步一左一右上下動的幅度更大了,我花了不少時間來找自己的平衡,之後就比較習慣了。


一開始,由於馬匹還不太會聽韁繩和騎乘者給的指令,加上也不習慣負重,當我一坐上去,馬就像是呆了一樣,一點都不受控制,在訓練場裡亂走一氣。

經過一段時間的適應和訓練,馬匹能好好地繞著訓練場走,也可以開始加速,不過對我來說是很挑戰的,當馬匹進到小跑時,我很難再穩穩地待在馬背上了,為了保護自己的安全,我就得要讓馬慢下來了。


▼ 最開始的時候需要兩個人合作,一人騎馬、一人在地面上,同時引導馬匹。
▼ 這匹小型馬真的太矮了,騎在上面一點也不可怕。(我很喜歡這裡提供的長馬靴,穿起來好像很會騎馬一樣。)

我很喜歡馬,馬真的是一種很聰明、靈敏的動物,牠們可以感受到人的心情,而且就像人類一樣,每匹馬都有不同的個性、也有不同的情感,我也會感受到牠們的心情,這是讓我覺得馴馬很困難的原因。

我不喜歡強迫馬匹們做某件事,尤其,做了這件事之後對牠們自身沒什麼好處,而是為了我們自己,方便以後可以騎乘、用來當賺錢的工具,不只如此,我們不僅不用喂牠們食物,沒有幫牠們洗澡,連毛也沒有刷過,根本沒有做任何付出,還想要從馬匹們那裡得利益,實在讓我覺得過意不去。我以後還是騎馬就好,假裝不知道馬匹們訓練時的辛苦。


我雖然沒有非常喜歡待在這個馬場,但是我也很高興自己來了這裡。這一切對我來說都是新的體驗,我學習到了很多,尤其是騎在沒有馬鞍的馬背上,更像是給我自己訓練似的,雖然心驚膽顫,但是我很享受騎馬的樂趣。


About Lucy
​關於作者

18歲開始自己旅行,遊歷歐洲、東南亞各國,在朋友的啟發下開始寫部落格。在以色列當國際志工一年,而後去南美洲背包旅行了14個月,25歲足跡25個國家。

Subscribe

訂閱部落格

輸入你的電子郵件就能收到新文章的通知喔!

Recent Posts
最新文章
Tags
​標籤

Follow Me On Instagram

追蹤我的IG 一起欣賞美麗的世界吧!

  • Instagram

TO TRAVEL IS TO LIVE

  • White Facebook Icon

About Lucy

18歲開始自己旅行,遊歷歐洲、東南亞各國,在朋友的啟發下開始寫部落格。在以色列當國際志工一年,而後去南美洲背包旅行了14個月,25歲足跡25個國家。

訂閱我的部落格 Subscribe

© 2020 Sun Is Traveling |  All Rights Reserved |  Developed by 孫如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