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Lucy Sun

我生病了 Being Sick In La Paz


全世界最高的首都

拉巴斯(La Paz)是玻利維亞的首都,海拔有3600公尺,是個座落在盆地中的城市,和台北有點像。

巴士要進入拉巴斯前,從山上可以看見整座城市,密密麻麻的房子和四周環繞的山,最高的Illimani山頂上鋪著白雪,離城市好近,看起來好壯觀。


當然,拉巴斯和南美其他城市一樣,舊城區裡有雄偉的西班牙殖民建築和街道,雖然這裡是首都,但除了一個大廣場和周圍的幾棟政府建築之外,就沒有其他西班牙人留下來的大型建設了。離了舊城區,長得就和其他的大城市一樣,複雜且繁忙的道路,商場、大樓林立,還有山城都需要的纜車,全是現代化的建築。


城市纜車和被雲遮蓋的雪山。
在任何地方都可以看到龐大的雪山,真是一件讓人很興奮的事。路上,12人座的休旅車是拉巴斯最方便的交通工具,擋風玻璃上寫的是行車路線。
舊城區大廣場旁的教堂是拉巴斯少數的西班牙殖民大建築,後面則是新建的金融大廈。
我在市中心政府機關附近看到了有趣的景象,街道上竟然坐著一整排幫人打字的人,大概是有很多去辦事的人民需要什麼文件就會請他們寫,重點是他們用的是打字機!我以為那是放在博物館裡的東西。

而我住的青年旅館這一側的舊城區,是有些西班牙人的痕跡,但樸素很多,都是一般老百姓的房子,石頭鋪的街道比較窄小,而且坡度起伏甚大,主要的遊客區就在這裡,好多旅館、旅行社,紀念品店更是多到不行,白天的時候還挺熱鬧的。


凌亂的市容和台灣還挺像的。
石頭的斜坡路、街邊賣紀念品的攤販和過馬路的玻利維亞女人,是拉巴斯最常見到的畫面。

拉巴斯的舊城區是又吃又買的好地方,這裡有南美最便宜的紀念品:衣服、手工製品、金屬飾品、草藥等,還有許多傳統小吃。

有幾條街全是一間接著一間的紀念品店,他們大概是秉持著多即是好的概念,店門口、牆上掛滿了各種商品,小包、大包、圍巾、斗篷等等,都是用玻利維亞傳統的花布製成,色彩豐富,讓人眼花撩亂,而賣金屬飾品的店也不輸人,牆上的耳環、項鍊、墜子比比皆是,玻利維亞的銀礦非常豐富,所以賣很多銀製品,不過應該只有放在玻璃櫃裡那些高雅的飾品是銀的,其他就是便宜的金屬做的吧。最特別的是還有不少樂器店,賣吉他、烏克麗麗、charango、排笛、鼓等等,玻利維亞是南美製作樂器的大國,雖然便宜,但品質很好,要不是我在旅行,大概會忍不住買很多。

來到玻利維亞之前,喜歡音樂的朋友向我介紹了charango,那是傳統南美音樂裡很重要的一種樂器,在秘魯、玻利維亞、智利都常常見到,像是有十條弦的小吉他,聲音很嘹亮,聽說就和烏克麗麗一樣容易彈,於是,決心成為拉丁人的我就真的買了一把charango,練習幾次後,發現最大的問題不是按和弦,而是我對於南美的這種音樂不熟悉,小調配上慢卻有節奏感的節拍,和我習慣的古典音樂或西方流行音樂都差很多,總是彈不出味道來。


瑯滿目的商品像是紀念品店被塞爆了一樣,都快找不到店的門了。

除了買紀念品,我在舊城區旁的住宅區意外發現了當地的市場,滿滿的攤販完全佔據了街道,賣生活用品的、賣衣服飾品的、賣零食小吃的、賣蔬果雜糧的,什麼都有,什麼都不奇怪,把所有攤販看完要花不少時間,我很喜歡逛本地人的市場,這樣才有體驗他們生活的感覺嘛!


拉巴斯人的市場。

來到拉巴斯第二天一早,我出門在舊城區裡逛逛,騎樓下的小吃店和街上的小攤販都很吸引我,加上前一天沒吃什麼東西,走了一圈,也亂吃了一堆食物。

吃了玻利維亞有名的tucumana,中文應該可以說是餡餅,雞肉或牛肉餡料用沒有發過的面皮包著油炸,是當地人最平常的早餐,還有一種外面沾了香料的飯糰,配著醬料吃,也有我喜歡的Api:紫色的玉米汁配餅,然後還在路邊攤買了很多零食、果汁、麵包,總之是吃得很飽。


街上的小吃攤。(回頭看照片時,才覺得好像很髒亂,當下在拉巴斯凌亂的大環境下,並沒有這樣的感覺。)
簡單無味的飯糰,但有多種醬料可以搭配。

結果,晚上就拉肚子了,隔天還開始嘔吐,雖然不算很嚴重,但仍舊不太舒服,大概真的是一下子在街上吃得太開心了。除了上吐下瀉外,我也開始發燒,屋漏偏逢連夜雨,我病懨懨的躺在床上看電影,一坐起身,竟然就往筆電上吐,還好吐出來的只是剛才喝的水,我很快地用紙擦乾了表面,沒想到才沒有多久,電腦就死了,再也無法開機。

不舒服竟然也持續了三、四天,我幾乎沒有進食,也沒有體力精神,大部分的時間都留在房間休息,還只能用小小的手機看影片,真是很想哭。

一直是鐵胃的我,在每個地方都是這樣亂吃、什麼都吃,這還是第一次有問題,我不認為是玻利維亞或是路邊攤的錯,只是剛好而已,總之,等我痊癒後,為了品嚐最道地的食物,我還是會吃街上小攤的。


在巴拉斯的一個星期中,除了生病待在青年旅館的時間之外,我其實也只有在附近走走而已,大概也因為天氣寒冷,只想懶懶地躲在被窩裡,這裡的平均溫度只有攝氏8度,但房子裡都沒有暖氣,我每天就靠著在庫斯科買的羊駝毛衣、毛帽過活,其實冷一冷也習慣了啦。

秘魯和玻利維亞就在隔壁而已,並沒有距離很遠,但人文風情卻大不相同。

感覺玻利維亞是南美洲受到西班牙人影響最小的國家,在各個方面,他們都是最保有自己文化的國家。


玻利維亞人都是沒有和白人混血過的南美原住民長相,矮胖的身材、褐色的皮膚,算是立體的五官帶有點東方人的味道,看了他們又黑又濃的頭髮,才知道我們的頭髮都只能算是深褐色。

除了比較年輕的女生之外,這裡的女人都是穿著又長又澎的蛋糕裙,有各種不同花色,有日常穿的樸素棉布,也有較華麗的亮面布,我原本以為這是傳統的服飾,像旗袍一樣,只有特殊場合才會出現,沒想到玻利維亞女人現今仍保持這樣的穿著。

拉巴斯街上穿著典型服飾的女人,澎裙、流蘇披肩、小圓禮帽,美麗的打扮應該是要去正式的場合。

玻利維亞在南美的各國中算是比較落後,經濟排名更是倒數的,人民收入不多,物價也很低廉,對於我們遊客來說是很享受,雖然他們比較窮,但我也沒有遇過買東西被騙錢,如果真的有的話,那就是店家故意提高的價錢對我來說還是很便宜。


玻利維亞唯一讓我不喜歡的是人們的冷漠、鬱悶,我遇到百分之九十五的玻利維亞人都不會笑,連假假的微笑也沒有,和他們講話也沒有什麼回應,也許是天氣寒冷,也許是生活較窮困,他們就是看起來很不快樂,在這樣的氛圍中,我當然也會被影響。


人民不友善、我自己生病了、連電腦也壞了,我對玻利維亞的感覺不能再更糟,好想快點離開。


TO TRAVEL IS TO LIVE

  • Instagram

About Lucy

18歲開始自己旅行,遊歷歐洲、東南亞各國,在朋友的啟發下開始寫部落格。在以色列當國際志工一年,而後去南美洲背包旅行了14個月,25歲足跡25個國家。

訂閱我的部落格 Subscribe

  • White Facebook Ico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