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Lucy Sun

生活在智利的馬場 Life Of A Ranch In Valparaiso


智利第二大城Valparaiso位於中部的太平洋岸,城市附近圍繞著許多小鎮,而我去的馬場Campesano就在離Penablanca小鎮十分鐘車程的小山丘上,鄰居大部分都是這樣擁有上百英畝的家庭農場,有人養牛羊,有人種農作物,也有人只是當度假小屋。


我不是熱愛動物的人,但卻對馬有一種特別的嚮往,當Valparaiso附近的馬場接受我去打工換宿時,我毫不猶豫的就去了。

智利爸爸、芬蘭媽媽帶著分別為八個月和兩歲半的小小孩剛從聖地牙哥搬來,這裡有六匹馬,一排馬廄和牠們活動的地方、騎馬練習場,一棟一層樓的歐式大房子,環繞著游泳池、小孩遊樂場、室外燒烤區,不遠處是雞舍和鵝舍,後面則是100畝的山坡地,也就是騎馬的好去處。智利爸爸在城市裡工作,只有週末才會來,平時除了媽媽和小孩,還有一個芬蘭來的年輕保姆Nea,負責照顧小孩和一些家事,還有和我一樣來打工換宿的俄羅斯女生Maria和英國男生Teddy。

小農場裡最重要的工作是照顧馬和雞、鵝,餵牠們吃、整理牠們生活的空間,再來就是整修,房子和設備有點老舊,加上多年沒有人好好地維護,還有很多是前一個主人留下來的,並不符合他們現在的需求,所以要慢慢改建。


我和動物們的早餐時間。

早上八點半起床,簡單的梳洗、穿好工作用的衣服(就是已經髒了的衣服),我從廚房拿了一顆蘋果就出門了,邊走邊吃,在去馬場的路上,我小心地踏著每一步,因為這裡並沒有一條真正的路,只是人踩出來的,上上下下的坡,如果加上前一晚有下雨,就要更小心會滑的泥巴,低頭穿過那些沒有被修剪過的樹枝,一進圍籬,所有的馬都抬起頭看著我,牠們知道餵食物的人來了。


我迅速的把馬吃飯地上的沙掃乾淨,打開第一個儲藏室的門,一陣乾草香撲鼻而來,我抱起一大塊乾草快速的分到三個槽中,再回去拿另一半的乾草分到剩下的三個槽,幾乎是用小跑步的速度,有了兩、三次的經驗後,我的動作快狠準,因為一旦馬兒看到食物,就會全部向我走來、擠到我身邊,甚至直接從我手裡把草咬走,我實在很擔心會被牠們踩到腳或咬到手,等到每一隻馬都好好地在牠們的槽吃草後,我去到第二個儲藏室,跳進堆成小山的杏仁殼碎片中,把兩個桶子裝得滿滿的,走向低頭吃草的馬群,這時候牠們沒有一窩蜂地向我走來,反而是乖乖地在自己的位置上等,我一一把杏仁殼倒到馬的乾草上,然後站在旁邊看牠們大口大口地嚼著,杏仁殼被牠們的牙齒喀嚓喀嚓地磨碎,聽起來好像很好吃。

六隻馬都在享用早餐的同時,我洗刷牠們喝水的槽,並開水龍頭放進新的水,在等水滿的同時,我拿著推車和專門清馬大便的鏟、耙子結合體,走到馬場最遠的那端開始把馬大便鏟到推車裡,原來鏟馬大便這個動作也是有技巧的,要有一定的角度和速度才能一次就鏟乾淨,練習了二天我才漸漸上手,裝滿推車了再去馬大便的匯集處倒,通常需要走兩趟,早上溫暖的陽光配上隔壁鄰居放的超大聲收音機裡的音樂,清掃馬大便也是一件讓人放鬆、愉快的事,看似簡單的工作,其實每天做完都讓我汗流浹背,肌肉也結實了不少。我把工具收好,一一鎖好儲藏室的門,免得那些聰明的馬自己進去大吃,都確認過後,我叫著Dexter,就是每天都會陪我一起去馬場工作的德國牧羊犬,上一秒還在馬糞堆裡打滾,下一秒牠就已經衝過我身邊,跑向回家的路了。


餵完馬後,我來到早就在等我的雞和鵝家,在旁邊的小木屋裡準備牠們的食物,麥粉和玉米粒加上水,用木棍攪和成泥,看起來其實無法引起食慾,顯然雞和鵝們並不這麼覺得,我提著桶子走進鵝舍,所有的鵝馬上一邊朝著我大叫一邊往後退,等我把食物倒在地上、離開後,他們才敢衝上去吃,而雞則是大不同,他們總是在門口等,每次我都得用力丟一把玉米把他們支開,再開門進去,免得他們趁機逃逸,但一把玉米實在不夠,我才剛把門關好,所有的雞就都跑來圍在我腳邊讓我難以前行,我把玉米麥片粥倒在槽裡後,看著牠們低頭大吃,回到小木屋裡把東西收拾好,然後朝著家的方向走,二隻狗和三隻貓已經上前來迎接我了,牠們也在等早餐,我把飼料倒在牠們的碗裡後,才終於結束早上餵動物的工作。回倒屋子裡,把手洗乾淨後,是換我吃早餐的時候了。


早餐後,我們每天有不同的事做,通常是整修農場老舊、破損的地方,偶爾也會幫Nea看著兩個小孩。

芬蘭媽媽Henna說她一直想把屋裡的三個房間改造一下,所以我和Teddy、Maria就一起動手,一個人幫已經裂開的牆壁補土、一個人在地板和門框貼上紙膠帶為了明天油漆做預備,我則是把原本裝訂在牆上的木製衣櫥拆解下來,依照之後的需要鋸開,一部分留在房間裡、一部分重新組裝後搬到儲藏室當置物櫃,有了之前在亞馬遜農場的經驗(詳情請閱),這些工作一點也難不倒我,這樣也花了一個上午的時間,隔天我們粉刷了房間的牆壁,都完工後房間煥然一新,因為家具擺放的不同完全變了一個樣,我們的房間變的更大也更溫馨了。

雖然我做了很多木工,滿酷的,但在室內的工作還是不那麼有趣,尤其是室外有這麼多值得我去體驗的事。


我和Teddy花了三天的時間,把練習場和馬廄前的圍籬重新整修了,我們把已經斷了或殘破不堪的木板拆下來,搬回住屋的旁邊,再一起把新的木板搬到馬場,上下來回了幾次,走的我們氣喘吁吁、滿身大汗,之後,用了兩天敲敲打打,才把新的木板都一一釘上,繞了練習場一圈,仔細的檢視我們的工作,乾淨又結實的新木板和發亮的新鐵釘跟其他舊的圍籬、已生鏽的釘子放在一起有點奢華,至於馬廄前的圍籬,因為裝釘不同的關係,我們把全部都換上新的了,看起來很棒。隔天,我們倆帶著紅、白油漆和工具下到馬場來,要趁著有大太陽時把油漆上了,我們一邊聊天一邊漆圍籬,還要一邊小心馬靠近,經過一個上午,終於大功告成,紅白相間的圍籬太好看了,相比之下,旁邊的馬廄看起來又破又舊的,是不是該找時間把整個馬廄也整修一下。


還沒被我們整修過的騎馬練習場
整修中的馬廄圍籬,和礙事的白馬Orion

下午三點多,吃飽飯後,就是我們的休息時間。

有時候躺在屋子前的板凳曬太陽、看書,有時候和小孩們在他們戶外遊樂區的大彈簧床上跳,或是沿著屋子後面的秘密小徑,順著小溪、在綠色植物的蔭下散步也別有一番風味,一旦情況允許,我和Teddy就會拉著Nea一起去騎馬。


Nea是從小就開始騎馬的女牛仔,而我們兩個都是沒有經驗的,所以需要她當小老師,從預備工作開始:給馬套上頭套、牽到馬廄前綁好、刷毛、清馬蹄、架馬鞍,到上馬後給指令:走、停、左右轉、後退,還有怎麼和馬溝通、讓馬聽話,在練習場裡一圈一圈的,從走開始,慢慢加速小跑到快跑,這些全是Nea教我的,多虧了她才完成我騎馬的夢想。

通常,為了Nea需要照顧孩子們的緣故,我們只能待在練習場,一個人騎馬,另外兩個人,一對一的看著兩個小孩,我喜歡小孩,但從沒發現小嬰兒這麼討人喜愛,不像二歲半的哥哥Santi,Mateo根本就是任人擺佈,抱在手上,無聊了就逗一逗,哭了塞奶嘴,累了給奶瓶,搖一搖就睡著了,而Santi則是活力十足、滿場跑,一不合意就大哭,而且假裝聽不懂我們說的話,只有Nea夠厲害,可以耐心的對付他,否則我和Teddy都是搶著要顧小Mateo啦。

如果Nea不用帶小孩,我們三個人就可以一起騎著馬上到後面的小山丘,在最高點看美麗的夕陽映在雲朵上,然後沿著小徑穿梭在樹林裡,迷失在冬天枯乾的枝葉中,來來回回尋找對的路,似乎不管騎了幾次,都沒有人記得怎麼回家。騎完馬後,我們把馬具收好,幫全身是汗的馬刷毛,避免感冒,解開頭套放牠們自由,有時會給根紅蘿蔔當獎勵,最後,在天黑之前,我們合力快速的餵完馬,衝向雞、鴨舍一起做玉米粥給牠們吃,然後回到已經亮了燈的家,把貓狗也餵了,才進屋去清洗,準備吃晚飯。


騎馬到後山丘是我們最喜歡做的事
山丘被黃昏的夕陽染成了橘色。

晚上八點,等小孩都睡了之後,媽媽Henna和Nea可以放鬆一下,也就是我們大家可以一起享受的時候。

平日,我們會煮個比較豐盛的晚餐,在溫暖的客廳裡邊吃邊聊,昏暗的燈光、暖爐裡劈啪的燒柴聲,配上手裡的紅酒,想不到剛剛我還在外面趕馬追雞呢!小週末(星期三)和週末,我們會在外面BBQ,烤蔬菜、烤智利人最愛的大塊牛肉、烤披薩,坐在火邊取暖,一邊喝著啤酒,用喇叭大聲放著音樂,抬頭還能看到滿天的星星,這生活實在太美好了!


我在Campesano馬場待了二個星期,晉升為可以當鄉下老鼠的城市老鼠,做足了以前從沒做過的事:劈木柴、生火取暖、餵動物(非好玩心態)、騎馬到處走、親手裝修所有東西,是我一直嚮往體驗的生活,當然不像電影裡演的輕鬆浪漫,但我真的很享受也很高興終於能過過農場生活。另外,也因為遇到了很好的朋友,讓這裡的生活更是level up了許多。


TO TRAVEL IS TO LIVE

  • Instagram

About Lucy

18歲開始自己旅行,遊歷歐洲、東南亞各國,在朋友的啟發下開始寫部落格。在以色列當國際志工一年,而後去南美洲背包旅行了14個月,25歲足跡25個國家。

訂閱我的部落格 Subscribe

  • White Facebook Ico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