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Lucy Sun

的的喀喀湖中的那些島和那些人 Lake Titicaca


的的喀喀湖位於秘魯和玻利維亞的交界處,海拔3800公尺,是世界上具有航運功能最高的湖,也是南美洲最大的淡水湖,面積大約是日月潭的1000倍大。我和媽媽來到的的喀喀湖旁的小城普諾(Puno),參加了二天一夜的tour,去到湖中秘魯側的幾個島,除了風景優美外,島民的生活也非常特別,他們的長相、穿著都和玻利維亞人比較接近,主要語言為奇楚亞語(Quechua),可能因為地方偏遠,西班牙文都講得不太好。


經過一段時間的航行,我們的船轉進一條水道,乍看之下兩旁是蓋滿小房子的陸地,其實那些是的的喀喀湖中最有特色的島,是蘆葦做的、漂浮在湖上的島。

幾百年前,烏魯族(玻利維亞的一群原住民)為了躲避印加人的逼迫,逃到的的喀喀湖中,住在自己建造的浮島上,一直與外界隔絕,直到近代,才降服於祕魯政府,不過文化差異太大,所以基本上保持著自治區的方式,浮島居民共有約二千人。烏魯族人生活的必需品,是在的的喀喀湖淺水區長的大片蘆葦,他們用蘆葦建島和房子,使用蘆葦船當交通工具,吃蘆葦的莖,在蘆葦叢裡找水鳥。


一個浮島約四、五十坪,住有二到三個家庭,十幾個島成為一個社區,互相照應,除了一搬家庭住的浮島外,也有很大的島,上面有商店、學校等等。

烏魯族人維生的方式是捕魚和撿蛋(水鳥的蛋),現在,則是主要以觀光業賺錢,他們接待觀光客上島參觀,順便賣自己做的手工藝紀念品,有趣的是,哪船遊客上哪個島是社區領袖分配的,每個島輪流,大家賺錢的機會是公平的。


▼ 浮島群好像經過都市計畫一樣,看上去很整齊,橫向有大水道,豎向有小水道讓自家小船方便進出。
▼ 島上的居民出來迎接我們,他們已經用蘆葦椅排好坐的地方,還拿出毯子讓我們蓋在腿上,因為天氣太冷了,那天還下著小雨。這對母女穿著他們典型的服裝,又長又澎的蛋糕裙。

烏魯族人使用世代相傳的方法來造浮島,他們把被蘆葦根抓得緊實的土切成塊,用船搬運到需要的地方,一塊塊的綁在一起,然後把乾黃了的蘆葦像疊疊樂的積木一樣橫豎交錯的鋪在上面,現代的居民會用錨把島固定在同一個地方。一個小島需要花上一年的時間來建造,通常可以使用二十年之久。浮島會隨著時間一點點下沉,居民們需要鋪上更多的蘆葦,好保持高度,所以地上踩起來很軟,像是非常厚的地毯,走路一不小心可能會扭到腳。


▼ 一位居民為我們解釋浮島的生活,他用一個縮小版的浮島來解釋給我們看島的製作過程,還讓我們嚐了蘆葦,吃起來像是很鬆的小黃瓜,沒什麼味道。浮島居民以使用奇楚瓦語溝通為主,導遊為我們翻譯成西班牙文和英文。


浮島上的房子也都是蘆葦蓋的,乾了的蘆葦用繩子綑成一束一束的,蓋出一棟簡單的小屋,四面牆壁和一個屋頂,沒有隔間。島上除了每個家庭住的房子外,另有一個小屋當廚房,幾個家庭每天輪流煮飯,廁所的話,就是直接到湖裡囉,喝湖水,洗湖水,再排泄回湖水,浮島居民的生活就是和湖環環相扣,一點也不覺得奇怪。


▼ 這些房子看起來好像童話書裡的插畫,很難想像現代還真的有人住在這樣的地方。

島上居民一家人好幾口同住一個屋簷下,小孩子住在父母家直到結婚,之後才會搬到自己的房子。島民邀請我們進到家裡參觀,裡面很簡陋,傢俱就只有一張大床,床是蘆葦紮成的,上面鋪幾條毯子,坐起來好硬,有點像睡在榻榻米上的感覺。島上有發電機供電,所以房子裡有電燈,甚至還有台小電視,是我很小的時候家裡有的那種映像管電視,他們也用手機,只是這些科技產品大概比我們落後了15年吧。

我們在房子裡剛坐下,媽媽和女兒就秀出一堆他們做的手工藝品,特色刺繡的布、蘆葦編的各種紀念品、穿著當地服飾的小人偶,我和媽媽還有其他幾個人擠在小小的房間裡,一直被他們強硬推銷,好像不買一個就出不了門一樣,而且價錢還講不低,還好我和媽媽一起來,她有錢也願意買,最後選了一個小的蘆葦船紀念品,我們才成功脫離,他們有點太強迫,搞得我連想拍幾張照都怕會被收錢。


▼ 牆上掛著顏色鮮豔的蛋糕裙,看來每個地方的女生都一樣,有很多衣服,地上那一大捆蘆葦就是用來坐的椅子。

烏魯族人現在已經不使用蘆葦船了,每家都有現代化的馬達小船,除了用來捕魚外,也是島與島之間的唯一交通工具。大浮島是大家交流的地方,平時,去商店買東西,小孩去學校上課,社區居民聚集開會,節慶的時候,一起慶祝、開派對。


▼ 島民用他們的“賓士”載我們去有商店的大島,賓士是一艘專門用來賺觀光客錢的蘆葦大船,漆上鮮豔的顏色,看起來有點華麗,上面還有第二層。大島的地上放了木架,讓我們走起路來比較容易。

離開浮島後,船又開了好長一段時間,終於到了第二個目的地:Amantani島,這是秘魯在的的喀喀湖中最大的島,有三千多人居住,平均海拔是4000公尺。

碼頭上,導遊把我們分配給幾個穿著傳統服裝的女人,他們是接待我們今晚住宿的女主人們。我和媽媽跟著Christina走回她的家,沿途一路上坡,我們平地人要跟上她的腳步還不容易,穿梭在草地和小田之間,這裡好像沒有什麼“路”的概念,反正可以走就走,最後來到了一棟兩層樓的縮小版三合院,大門外是一小間新蓋的廁所,推開鐵皮門,裡面是一棟ㄇ字型的建築,四方的中庭是水泥地,我們住在二樓的一個房間,設備簡單,二張床和一張桌子,還有一樣我不認識的東西,媽媽說那是尿壺,真想不到現在還有人在用尿壺啊,廁所在房子外面,晚上又黑又冷,也許在房間裡解決是比較好的選擇。

Amantani島上沒有電廠,每個家庭靠自己的太陽能板來供電,通常電都不足夠,尤其是雨季的時候。晚上,整個房子只靠幾個燈泡點亮,非常省電,我們這些遊客更是不用想給手機充電了,房間裡根本沒有插座,雖然我很省著用,但手機電池還是在第二天早上就掛了。


這座島上的女人非常勤勞,總是在工作,織毛衣、紡線,她們只要出門就會背著一個裝毛線的袋子,有空的時候就織,連走路的時候也織,所以在島上看到的女人都是低著頭走路的,原來她們就是低頭族的始祖啊!另外,穿著也有點特色,手工刺繡的花上衣,只到膝下的蛋糕澎裙,中間繫上多彩的寬腰帶,還有一塊兩頭有繡花的長黑布,披在肩上,或在頭上遮太陽,長黑布是結了婚的女人才有的,是丈夫親手做的,兩頭的繡花越多表示他越愛太太。


▼ 碼頭上邊走邊織毛線的Amantani女人,4000公尺的海拔,真的很冷,她們不但赤裸的露出小腿,還穿涼鞋,我看了就覺得冷。

和浮島一樣,Amantani的居民們也是一起分享觀光業帶來的錢,社區長負責分配觀光客住宿的家庭,每個社區、每個家庭輪流賺錢,他們除了會收到我們食宿的錢外,當然也要趁機賣東西給我們。我們才剛吃完午餐,Christina就拿出一個包袱往桌上一攤,拿起她手織的圍巾、帽子等等,熱情地推銷著,我們實在沒有需要也不想買,經過一陣尷尬,Christina失望地把東西都收回去,然後就從原本友善微笑的臉轉成冷漠無情,讓我感覺不是很好。


▼ 我們在Chistina家吃的午餐,一碗藜麥湯、一片煎的起司(超好吃!)、幾顆水煮馬鈴薯、幾片黃瓜和番茄,吃得非常簡單,但是很多澱粉,所以很飽。桌上放著一小盆munia,用它的新鮮葉子來泡茶。

在Amantani島下午的活動是走上大地之父(Pachatata)神廟的遺址,印加人相信越高的地方就離神越近,所以神廟總是蓋在至高點,因為小島的孤立性,西班牙人佔領時並沒有攻上島,幾百年過去了,島上的神廟還保持的很完整,走上去的路也修得不錯,雖然坡度不陡,但是空氣稀薄,一下就累了,沿途,導遊告訴我們當地預防高山症的方法,路的兩旁種有很多munia,是一種香料,拿起一小株,用手搓搓葉子,然後吸一吸它發出的清香味,就能讓身體更舒服、更有精神了。


▼ 我們從住的地方走到學校的球場和其他人集合,島上有二間小學和一間中學,看來秘魯的基本教育做得還不錯。
▼ 往大地之父神殿的路上,兩旁都有人擺攤賣紀念品,賣毛帽、毛衣、斗篷等等,都是他們手工織的,不放過任何賺錢的機會。
▼ 至高處遠眺湖景,和大地之父神廟前的一片munia田。

晚飯過後,他們辦了一個給觀光客的民族晚會,我們都要穿著當地的服飾去參加。Christina拿出一堆衣服來,從中挑了適合的,讓我們穿上,繡花的白襯衫和粉紅色的蛋糕裙,寬腰帶又長又硬,Christina幫我綁上腰帶時緊緊地繞了好幾圈,我都要不能呼吸了,穿上裙子才知道原來很保暖,因為裡面有好幾層,不過還是得穿著長褲,不然小腿會冷。我們跟著Christina和她手電筒發出的小光走去活動中心,島上沒有路燈,我才發現,原來月光是真的有照明作用的,所以不至於什麼也看不見。活動中心裡,樂隊在台上演奏傳統的歌曲,是歡樂的小調,和我們習慣的音樂不太一樣,大家在下面跳舞,說是他們的民族舞,其實沒有什麼特別,就是左右搖擺而已。


▼ 現場演奏的樂隊,有吉他、charango、木笛。
▼ 我喜歡穿民族服裝的這個體驗,不過我們的體型可能太乾癟了,沒辦法穿出他們那種澎裙的味道。

第二天,我們去到的是Amantani島南方約距十公里的Taquile島(島上沒有tequila...),兩個島雖然很接近,但文化卻差異挺大的,講的語言也不太相同。

前一天,Amantani島上那些邊走路邊織毛線的女人已經讓我們覺得有趣了,來到Taquile島,竟然角色一換,變成男人在織毛線,而且非常認真,站著、坐著、走著、老的、小的,每個男性都在織毛線,連生長在一個無性別偏見家庭的我都覺得好不習慣。島上的男生從八、九歲就要開始織毛線,每天花上好幾個小時練習,成年之後,如果織的不夠好,就娶不到老婆,除了要會織各種花色、各種物品,更重要的是要織的夠密、夠實,據說倒水進他們自己織的帽子裡是不會漏出來的,看來男生做安靜、精巧的事的能力只是被我們傳統社會的性別期待給抹煞了。


▼ Taquile島和Amantani島的景色很相似,一些綠色植物,石板路和石頭堆起的圍牆。
▼ 走在Taquile島上的路可以看到很多石頭拱門,是社區間分界用的,每個社區的拱門上有自己特別的雕像或刻畫。​
▼ 島上的山坡地大部分都已經被整理成梯田了,種藜麥、馬鈴薯等等糧食作物,也有人放牧養羊。
▼ 我們走回碼頭路上的景色太美了,蔚藍的湖水和天空,還有可愛的當地小女孩。


我們在其他島上看到的都是女人的服飾比較特別,只有在Taquile島的男人也很特別,他們都帶著一頂像藍色小精靈的帽子,但實際上帽子沒有像卡通裡這麼硬、可以豎著,會從中間摺了,垂下來,這頂帽子除了在顯示自己織毛線的能力外,最主要的功能是顯示這個人的感情狀況(Facebook isn't original),全紅的帽子代表已婚,上白下紅的帽子代表未婚,而未婚的帽子又有不同的戴法,帽頂垂左邊表示沒有找女朋友的意願,帽頂垂右邊則是相反。


▼ 一位年輕男子為我們解釋島上的生活和文化,他的帽子就是顯示他在找女朋友的意思,紅帽和小背心穿起來好像阿拉丁啊!
▼ 由於湖太大了,我們這兩天花了不少時間在坐船,和其他旅行很不同。在船頂上曬太陽很舒服,只是海拔太高了,要小心,容易曬傷。

在的的喀喀湖的秘魯側遊了一圈,上了三個島,除了景色迷人之外,每個島各有自己的文化特色,和其他秘魯人也非常不同,讓我大開眼界,也收穫很多,可惜島民們的西班牙文都講得不太好,或著說我的西班牙文程度不夠好到聽得懂很重的口音,所以不太能和他們聊天,另外,他們推銷紀念品有點太強迫人了,感覺不太好。


小趣事:

我們在Amantani島的那個晚上,準備要去參加晚會,才踏出房間的門,我就看到外面又大又圓的橘色太陽慢慢升起,從來沒見過這麼大的太陽,感覺離我們好近啊,不對,晚上怎麼看得到太陽呢?是月亮!不知道那天有什麼特殊的天文現象,不過,那真是我看過最驚喜又奇特的景象之一了,一生難忘。

About Lucy
​關於作者

18歲開始自己旅行,遊歷歐洲、東南亞各國,在朋友的啟發下開始寫部落格。在以色列當國際志工一年,而後去南美洲背包旅行了14個月,25歲足跡25個國家。

Subscribe

訂閱部落格

輸入你的電子郵件就能收到新文章的通知喔!

Recent Posts
最新文章

TO TRAVEL IS TO LIVE

  • White Facebook Icon

About Lucy

18歲開始自己旅行,遊歷歐洲、東南亞各國,在朋友的啟發下開始寫部落格。在以色列當國際志工一年,而後去南美洲背包旅行了14個月,25歲足跡25個國家。

訂閱我的部落格 Subscribe

© 2020 Sun Is Traveling |  All Rights Reserved |  Developed by 孫如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