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Lucy Sun

跳舞吧! 卡利 Cali


在Manizales計畫下一步時,猶豫了很久,但因為無法抵抗跳舞的吸引力,就還是決定要來卡利(Cali)這個城市,沒想到本來抱著來不來都好的心態,最後竟然在這裡留了三個月。


卡利被稱為騷莎之都,但在國際上,卡利是惡名昭彰的毒梟大本營。

不過,那都是十幾、二十年前了,現在的卡利已和九零年代大不同,跟任何南美洲的城市一樣,去卡利旅行並沒有危險,只是走在街上還是要保有警覺心,而且,如果為此不去這個地方,那損失可就太大了。

如果認為哥倫比亞人熱情奔放、聽到音樂就能扭動身體隨之起舞,那卡利人就是最哥倫比亞的哥倫比亞人了,這裡從小到老都會跳騷莎舞,而且不只是隨便扭扭,似乎騷莎的律動是流在他們的血液裡呢!卡利到處都是騷莎舞的教室、騷莎吧(salsa bar),甚至很多青年旅館也有提供騷莎舞的課,所以不管會不會跳舞,來到卡利的遊客必做的事就是上一堂騷莎舞的課,而我除了跳舞,好像也沒有做什麼其他事,連遊客的必去—滿是壁畫的San Antonio區,我也只去過一、兩次。


我在一間青年旅館兼舞蹈教室找到了打工換宿的機會,單純因為可以上免費的騷莎課才來的,我偶爾需要幫忙打掃、換床單,大部分的時候,只是在晚上的舞蹈課裡幫忙,舞蹈教室每天都有兩堂騷莎舞或bachata舞的課,而這兩種舞都是需要舞伴的,所以當學生人數是奇數的時候,我就會視情況當男生或女生補上,對我來說,這些基本舞步都是一次就可以學會的,所以要在課堂上讓自己看起來是厲害的小助手其實不難。


青年旅館的頂樓,可以看到卡利美麗的部分,我沒事就喜歡躺在這裡的吊床上搖。
青年旅館的舞蹈教室,也是我花了很多時間的地方,除了晚上的課,其他時間我也會自己來這裡練舞。

我在這裡交了一群很好的朋友,我們稱彼此為卡利家人們。

這幾個年輕人都和我一樣單獨旅行,並來到青年旅館打工換宿,我們一起工作、一起上跳舞課,每天晚上輪流煮飯一起吃,然後一起去騷莎吧跳舞、練習我們在課堂上學到的舞步,週末常常在凌晨回家後,還一起坐在頂樓聊天、看日出。有趣的是,旅行無常,原本我們都預計在卡利待二個星期左右,沒想到過了一個月後,大家都還留在這裡,沒有人離開,有人一直不計畫下一步的行程(就是我),有人一直把計畫往後推,似乎我們都被卡利的魅力迷住了,離不開了,兩個月過後,大家才開始一個一個的離開,滿滿的不捨,直到現在我們還不時會在聊天群組裡彼此關心,討論著下一次再聚的時候。


我在卡利的familia,吃著離別前的最後一支椰子冰棒。

因為青年旅館的舞蹈課對我來說實在太簡單了,經過朋友的推薦,我去了“Manicero”這間專門的騷莎舞教室上課,用一千塊台幣買了16堂課,我可是少見的認真上完16堂課的遊客。

對我來說,最大的挑戰不是跳舞,而是這裡的老師和同學都只會講西班牙文,在初級班時還有一些外國人和我一樣講英文,但我只上了兩堂課就升到了中級班,一開始我會和朋友一起去上課,還有人可以幫我翻譯,直到他們都離開了卡利,剩下我自力更生,每次都要鼓起了勇氣去上課,老師們似乎都不知道我聽不懂西班牙文,因為跳舞的時候我只需要看動作就可以跟上,但當老師問問題,我都是那個沒有反應的人,有時候很尷尬,後來,我就會看旁邊的人,他們舉手我就舉手、點頭我就點頭,不過也因為如此,我很快的學會了一些簡單的西班牙文單字,像是左、右、前、後、轉圈、開始、再一次等等。

在Manicero的課,除了固定1個小時的騷莎舞,最後還會有30分鐘學不同的舞,週一到週五分別有bachata、merengue、cha cha cha、salsa en linea、salsa choke,這些都是哥倫比亞的舞蹈,所以除了騷莎舞,我也學了好多不同種的舞蹈,現在出去跳舞,不管什麼音樂都可以跳啦!


Manicero的舞蹈教室超大,一次上課有很多人,都還可以自由地轉圈、移動。

大約上了一半的課程後,我就升到了高級班,每次上課學的舞步都很複雜,跳得滿身大汗,我非常地享受其中。我也漸漸的認識了一些同學,雖然不太能和他們溝通,但一起跳舞是沒問題的,不知道他們和一個亞洲人一起跳騷莎會不會覺得奇怪,倒是有個班上的年輕男生會和我練習英文,但經過一個多月,他會講的還是只有How are you? I am fine thank you.


最後一次上課,我請一個同學和我錄了一小段騷莎舞步當作紀念。是的,哥倫比亞的男生都不高,跳起雙人舞來有點怪。


來說說在騷莎吧(salsa bar)跳舞吧!

卡利的跳舞氣氛和其他地方不同,我喜歡這種「跳舞是生活的一部份,且每個人都該做」的感覺,跳舞在這裡像呼吸一樣,是一件再平常不過的事了。


沒有去過騷莎吧的人大概完全不能想像裡面的情況,這裡可以看到各個年齡層的人,各種體型大小的人,也不需要特別的衣服、鞋子,T恤、牛仔褲配球鞋就是騷莎吧裡最常見的穿著打扮了,騷莎吧裡大家互相不認識,但當音樂開始的時候,男生會來請女生跳舞,一首歌、一隻舞,一聲謝謝之後,就又再一次找新的舞伴,站在旁邊的人在休息也在看舞池裡正跳著的人,如果覺得跳得好,就會在下一曲的時候請她一起跳舞,而且通常大家會找程度相近的人一起跳,所以每次我看到厲害的舞者都會很期待他們來邀我跳舞,和厲害的人跳舞很刺激、很有挑戰性,因為他們隨時會出一些難題,要準備好、反應夠快才行。一首接一首的騷莎樂曲大聲地播放著,不喜歡騷莎的人一定會瘋掉,第一次去時,我只待了三十分鐘就受不了了,但會跳騷莎舞後就愛上了,愛上了在騷莎吧和厲害的舞者盡情跳舞幾個小時的時光。


La Topa是卡利最有名、遊客必去、也是我自己最喜歡的騷莎吧,裡面的舞池很大,每晚都有不少人來跳舞,有初學者、有一般民眾,同時這裡也是厲害舞者的集中地,我一個禮拜都至少會來三次,最後都和其他常來跳舞的人也都認識了。


La Topa的舞池和正在跳騷莎的人們。


另外一個讓我留在卡利的原因,是為了去朋友們強力推薦的「Petronio 太平洋岸音樂節」。

這個在八月中為期一個禮拜的音樂節,是卡利每年最盛大的節慶,環繞著太平洋岸的文化和音樂,除了每天晚上有不同樂團的演出之外,從早到晚都有許多攤位,賣太平洋岸的食物、衣服、飾品、樂器 …… 這個節慶十分吸引人,哥倫比亞的太平洋岸因為非洲移民的關係,有著非常獨特的文化,即使只需二小時車程就能到太平洋岸的大城,但在Petronio看到的食物、服飾或是音樂、舞蹈都是平常在卡利不會出現的。在「哥倫比亞的太平洋岸 The Pacific Coast of Colombia」這篇文章裡有介紹他們特別的文化,if you are interested!


每天晚上的樂團表演。
隨處都可以看到樂團和舞者在表演。

太平洋岸的音樂中最重要的樂器應該就是「竹琴」了吧,像是用竹子做的木琴,它的聲音比木琴更柔和,有讓人放鬆、在夢裡的感覺,另外,沙鈴和鼓也都是主要的樂器。

音樂節裡賣樂器攤子的小男孩隨手在竹琴上敲了一曲吸引大眾,看我一直站在那裡聽,把琴槌遞給我,要我也來試一試。

太平洋岸最常見的特色飾品是珠串的項鍊,這是他們特有的技術,全部都是手工做的,聽說很不容易,要花很多時間才能做完一條項鍊,最大的特色就是他們的用色鮮明、配色大膽、款式誇張,也許是因為他們的皮膚顏色深,特別懂得用這些顯眼的飾品來表現自己。

好多賣珠串飾品的攤子,看起來好誘惑人,但在台灣戴這樣的項鍊可能有點奇怪。

我綁著他們太平洋岸特色的頭飾,應該有一點黑人的味道吧!

來Petronio一定要嘗試的是太平洋岸的酒精飲料“viche”,是用椰子釀成的烈酒,有很多種口味,最特別的是他們把酒作成creamy的口感,很好喝,但也要小心viche很烈,容易醉。

我和朋友們在這個小攤買viche,一不小心就聊了很久,他們的個性就是這樣親切隨和。

兩個月過後,我的卡利家人們都離開了,而我決定在繼續上路旅行前,好好學一些西班牙文,除了比較方便外,也才能和當地人聊天,更了解我去的地方,所以在卡利的第三個月,我在青年旅館的附近租了一間套房,每天沒有做別的事,就是認真學西班牙文和去跳舞。雖然少了大部分的朋友,但這個月過得很充實也很值得。


我想卡利就是有一種魔力吧,一種讓人不想離開的魔力。對我來說,除了有很多好朋友之外,跳舞的氣氛絕對是最大的因素,每天可以在騷莎吧跳舞,可以和很會跳舞的人跳舞,可以跳幾個小時的舞,是我在整個旅程裡最想念的事,因為在其他南美的地方完全沒有這樣的機會,遇到說自己會跳騷莎的人比起卡利人來說,根本就是不會跳。其實在離開卡利前,我有做好「不能再跳一整夜的騷莎」和「不會再遇到這麼多很會跳騷莎的人了」的心理準備了,但多少還是有點小失望。


TO TRAVEL IS TO LIVE

  • Instagram

About Lucy

18歲開始自己旅行,遊歷歐洲、東南亞各國,在朋友的啟發下開始寫部落格。在以色列當國際志工一年,而後去南美洲背包旅行了14個月,25歲足跡25個國家。

訂閱我的部落格 Subscribe

  • White Facebook Ico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