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Lucy Sun

2019年前在納斯卡 Nazca


在1930年代,學者們注意到秘魯西南部沙漠中的那斯卡線,並開始對它們進行研究,是誰做的?怎麼做的?為什麼而做?

納斯卡線讓人不可思議的是,這些超大型的地畫圖案不僅都是一筆到底的線條,所呈現直線和曲線都非常完美,讓我們無法想像2000年前的人類(或著不是人類)是怎麼做到的。現今,讓世人比較接受的研究結果來自Maria Reiche,一位德國的女數學家,花了將近60年在考察納斯卡線,而她發表的理論是,當時的納斯卡人為了指示水源而做這些線條,因為每個圖案或是線條最終都是指向有水的地方,在天氣乾旱的納斯卡,這個結果非常合理。當然,還有很多科學家在繼續研究,這些圖案背後的意義是什麼,因為納斯卡線的圖案很隨機,有蜂鳥、猴子、手、樹等等,好像沒有一個特定的類別。這些圖案之大且完美,因此很多人相信是外星人做的,也許有可能,但親眼看過後,我覺得確實可能是人類造的。


大部分想看納斯卡線的人都是坐小飛機,通常45分鐘,看10個圖案,要70到90美金,像我沒有這麼多預算的旅行者,有另一個選項,就是搭20分鐘的公車去到瞭望台,可以看周邊的三個圖案,而且是近距離,其他的圖案就看照片吧!


為了觀看納斯卡線而蓋的瞭望台。

納斯卡線的「手」這個圖案只有九隻指頭,另一個圖案「猴子」的手也是只有九隻指頭,現在還沒有關於這方面的解釋,但有趣的是,年輕的Maria Reiche來到秘魯後,在一次意外中少了一根手指,所以當她看到納斯卡線的圖案都只有九隻指頭時,就深信自己屬於這個地方。

只有九隻指頭的雙手。

這些線條約10公分深、30公分寬,因為往下挖的關係,露出來的顏色較原本的地面淺,乾燥的氣候使得這些線條得已完好得保存著。

站上瞭望台能看到完整的「樹」圖案。

去完瞭望台,就順路去了Maria Reiche的博物館,同為數學家,我很好奇她是怎麼用數學的方式來研究這些線條的,雖然博物館很小,有點令人失望,但還是看到了一些她當時做研究時留下來的文件,還有看到她對於納斯卡線的奉獻。

Maria Reiche研究「猴子」圖案時用畫下的幾何分析。

另一個納斯卡有趣的遺跡是這裡的水系統”Puquois“,為了在沙漠乾旱的氣候裡維生,納斯卡時代的人們建造了大量、完整的渠道,引地下水來儲存和灌溉農作物。

Puquois水系統最有特色的,是一個個大型的螺旋,石頭緊密堆疊出的螺旋狀斜坡,讓人可以下去清理溝渠,保持供水的順暢,我實在想不透納斯卡人是怎麼進到這麼小的洞裡,他們的身材應該和哈比人差不多吧。讓人最意外的是,整個水系統建於二千多年前,經過各種摧殘,甚至地震,也都保持得完好無事,現代的人們更是還在使用Puqois,可見納斯卡人的建築功力可不輸印加人啊!


少數在地面上可以看到水的地方,大部分都藏在地底下。
整個納斯卡有一百多個這樣子螺旋狀的水系統,造型奇特又穩固,現在只用在農田灌溉上了。
我和朋友們走到螺旋的底部,這個洞真的是太小了,一般人直著身進去都有可能卡住,很難想像下到溝渠裡清掃的人是怎麼擠進去的。


離小鎮大約20分鐘的車程,有一個納斯卡時代的公墓,考古學家挖出了很多完整的骷顱頭和旁邊陪葬的一些陶器、像是飾品的石頭、紡織品等等。

因為氣候乾燥,墳墓裡除了骨頭外,頭髮和身上穿的布也都還在,看起來就像迪士尼動畫「可可夜總會」裡的人物一樣,更有趣的是,女人們都留著超長的頭髮,不知道是什麼原因,他們的頭髮都像是dreadlock一樣一捲一捲的,難道他們都是嬉皮?!讓人不解的是,這些墳墓並沒有墓碑,不知道是怎麼被發現的。


現在只有幾處被整理出來供人參觀,研究者依性別、年齡和姿勢來判斷墳墓的主人,有夫妻,有一家人,有小嬰兒的。

小鎮外,偏遠、沒有一棟房子的地方,留著一片很大的遺跡,被稱做是納斯卡的金字塔。

這個納斯卡的金字塔,其實算是皇宮吧,就是納斯卡時代王室的住處,有三座大的建築,遠看的形狀是有點像金字塔,不過因為年代太久遠,只留下一些很簡陋的泥土牆壁,很難想像當時的樣子,現在看來倒是比較像迷宮。


讓人有點失望的金字塔。


來自100年就叫古蹟的台灣,在滿是上千年遺跡的納斯卡,看得我很訝異也很新奇,結論應該是,什麼厲害的保存方式都沒有乾燥的氣候有用!


文章分類 Categories

TO TRAVEL IS TO LIVE

  • Instagram

About Lucy

18歲開始自己旅行,遊歷歐洲、東南亞各國,在朋友的啟發下開始寫部落格。在以色列當國際志工一年,而後去南美洲背包旅行了14個月,25歲足跡25個國家。

訂閱我的部落格 Subscribe

  • White Facebook Icon